从芯到云 紫光集团的野心与遗憾

2018-05-13
浏览 评论

  来莎莎

  自5月8日起,紫光国芯的证券简称由“紫光国芯”变更为“紫光国微”。公告称,公司在紫光集团“从芯到云”总体战略的部署下,从事集成电路设计相关业务。而这一变更是为了进一步反映公司所处行业,明确了紫光国微聚焦微电子领域的核心业务定位。

  在国内芯片企业中,紫光集团布局较广,涉及产业链上的设计、生产到封测等环节,但国内整体芯片布局处于比较早期阶段。

  “我们现在基本上完成了面上的一个布局,但是在更多细节上进入到高端还有很大距离。”紫光集团副总裁、紫光展锐首席运营官王靖明对第一财经等记者坦言,目前紫光的产品并不全。

  布局芯片

  按产品形态,半导体主要分为分立器件、光电子器件、传感器和集成电路。集成电路又分为模拟电路(Analog)、微器件(Micro)、存储器(Memory)和逻辑电路(Logic)。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WSTS)组织的数据显示,2017年,存储器和逻辑电路销售额分别为1239.7亿美元和1022.1亿美元,占集成电路总销售额的36.1%和29.8%

  但存储方面,中国的自给率几乎为零。存储器主要分为易失存储器和非易失存储器,前者包括DRAM和SRAM,后者主要包括NANDFlash和NORFlash。紫光集团旗下长江存储的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存储器芯片约占芯片市场的三分之一,主要分为易失存储器和非易失存储器,前者包括DRAM和SRAM,后者主要包括NANDFlash和NORFlash。DRAM和NANDFlash是存储器的两大支柱产业,中国严重依赖进口。其中,NANDFlash产品几乎全部来自国外,主要用在手机、固态硬盘和服务器。NORFlash主要用于物联网,技术门槛较低,中国企业基本已经掌握,但应用领域和市场规模不如DRAM和NANDFlash。

  过度依赖进口不仅会面临断供的风险,还有时不时地涨价。自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存储芯片价格暴涨也让国内终端厂商苦不堪言。虽然,紫光集团下属的长江存储正试图实现中国存储芯片的突破,但离真正的规模量产仍需时间。国内首颗32层三维闪存芯片(3DNANDFlash)由长江存储耗资10亿美元,历时2年研发。

  2018年,武汉长江存储基地开始移入生产设备,实现小规模量产。到2019年,该公司64层128Gb3DNAND存储芯片才会进入规模研发阶段。上述员工告诉记者,今年将出的第一代产品技术“主要为了技术积累,不是一个真正面向市场的量产产品。可能到明年我们第二代产品出来后,会根据市场需求量产”。此前,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表示,未来10年紫光集团将以1000亿美元投资芯片制造领域。现阶段预计将筹集到3700亿元人民币,“准备了五年的弹药”。

  紫光国芯是紫光集团集成电路产业的核心企业之一。目前,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集成电路芯片设计与销售,包括智能安全芯片、特种集成电路和存储器芯片,分别由北京同方微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国微电子有限公司和西安紫光国芯半导体有限公司三个核心子公司承担。

  智能安全芯片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财报显示,2017年,紫光国芯的营业收入为18.3亿元,其中,智能安全芯片、特种集成电路、存储器芯片和晶体元器件分别占总营收的44.47%、28.22%、18.30%和8.82%。

  不过,于2018年1月正式完成整合的紫光展锐是紫光集团在芯片设计布局中最重要的一环。2013年和2014年,紫光集团分别以18亿美元和以9亿美元的价格完成展讯通信和锐迪科的收购,两家公司随后从纳斯达克退市。紫光集团称,整合后,在产品业务层面,展讯将继续聚焦于2G/3G/4G/5G移动通信基带芯片的自主研发与设计;锐迪科将致力于物联网领域核心技术的研发。

  展锐近年表现并不理想。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数据,2017年展锐销售额为110亿元,较2016年的125亿元下降12%。与国内另一家手机芯片设计企业华为海思的361亿元相比,差距进一步拉大。

  除了长江存储的首颗32层三维闪存芯片,在芯片的自主研发之路上,紫光展锐研发的SC9850KH也具有突破性,是国内首个拥有自主嵌入式CPU关键技术的手机芯片平台。

  但也有一些是紫光的芯片布局中所没有的,比如电脑和服务器的处理器。提到这一问题,紫光集团联席总裁、新华三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于英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CPU的问题没办法,无解。英特尔太强大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CPU市场基本都由英特尔垄断。在服务器CPU领域,英特尔的占有率更高达九成以上。“95%的钱都被英特尔一家公司拿走,全球的服务器都是给英特尔打工的。再牛的戴尔、HPE,国内的新华三、华为、浪潮、曙光都是给英特尔打工的,这就是现实。我们一方面非常愤怒,一方面也无可奈何。”于英涛说。